仙境优山美地

优山美地是一首歌。一首绿色弥漫的歌,一首缓缓流淌的歌,一首令人动心又动情,难忘又难舍的歌。
—-美国加州优山美地国家公园 (Yosemite National Park)
2016年11月12日,星期六,晴

 

优山美地国家公园横跨加州中西部,包括内华达山脉西侧山坡,是美国最美的三个国家公园之一(另两个是黄石国家公园和大峡谷国家公园)。非常佩服把Yosemite 翻译成“优山美地”的那个人,既是音译又是意译,贴切准确至极。凡到过Yosemite 的华人都当为其鼓掌。

听说Yosemite 是美国游客最多的公园之一,公园里的停车场经常一位难求,公园里的露营地要提前半年预定。我们前一天一早从洛杉矶赶到离公园最近的小城Mariposo, 住宿在一家当地人开的小旅馆中。县城很小,只有一条大街。但街两边霓虹闪烁,热闹非凡。县城里的酒店早早就客满了,都是准备第二天去Yosemite的游客。我们好不容易在大街的尽头找到这家还有空房间的小旅馆。放下行李,到大街上转了一圈,回来发现旅馆大门也挂上了“客满”的牌子。

早上,院子里很早就有汽车发动的声音了。我们也不敢怠慢,赶快收拾东西出门。进入公园大门时才9点多钟,停车场有大把的停车位。暗自庆幸我们终于作了次Early Bird。

优山美地山谷在上一次冰河时期被冰川覆盖,呈U字形。冰川退去后,山谷经历多次洪水泛滥,形成一片泛。山谷中,美熹德河(Merced  River)从容优雅地流过。或许是夏季枯水,美熹德河水浅得很,很多地方刚刚没踝,但游客丝毫未减游兴。很多人有备而来,带着全家老小,带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皮筏子,在清澈见底的河水中畅游。优山美地U型山谷两侧,没有土山,全是石山。这里没有一般的石头,全是坚硬的花岗岩。优山美地简直就是一座花岗岩富矿!站在这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壁前,心中充满敬畏。我看到一幅巨大的岩画,有山水,有人物,有屋宇,有亭台楼阁。不是人为,而是神迹。天工如此精巧,令人叹为观止!

优山美地山谷两边的峭壁上,到处可见被冰川切削过的痕迹,在晴空下反射出清冷坚硬的光,凛然不可犯。镜子湖(Mirror Lake)是优山美地一景。 可惜现在水域缩小了很多,已经照不到对面花岗岩山峰的全景了。上个世纪初,人们是可以在湖中划船的。闻名遐迩半月山(Half Dome)是优山美地最著名的景观,典型的冰川切削遗迹。晴日淡淡的雾霭仿佛为她笼上一层轻纱,更添几分神秘。

在人的世界中,阳光下总是充满喧嚣,激情和亢奋。而在自然界,丽日晴空下,可以听见涟漪和树叶的悄悄话。花岗岩即使沉入水中,依然沉稳静谧,不改本色。山谷中,蓝天下的岩石山体,山下的苍松翠柏,谷地的芳草清流,甚至路边随处可见的硕大石块,无处不美。真正是优山美地呀!我们在林间小憩。这个小松鼠在身边跳来跳去,非常可爱。迅速捡起游客掉在地上的水果,大嚼起来,憨态可掬。公园里有规定,为了野生动物的安全,不许喂食。可这些小东西并不领情,还是能够找到空子钻的。

 

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石突兀眼前,上边纵横交错着一道道深深的沟壑。是冰川的切削,还是风雨的剥蚀? 它饱经沧桑的模样,令人震撼不已。这块巨石在弯弯的山路边,另一边就是峭壁,因此很难拍一张全景。上边散落的“小石块”也有一人高,从人与石头的对比也能感知它何等巨大。

盛夏的太阳把巨石晒得很热,仰躺在上边,就像寒冷的冬日睡在烧得暖暖的火炕上,甚至有些烫。闭上眼睛,万籁俱寂;睁开眼睛,一片湛蓝。大自然看起来那样直观,却如此深奥。渺小的人类永远无法真正接近她,更不要说穷尽了。

 

这是从岩石缝里迸发出的生命。或许它来自偶然,原本就是一粒微尘,却奇迹般地生根,发芽,破石而出。从它粗壮扭曲又歪斜的根,能感到它生的挣扎与痛苦,长的顽强和艰难。然而它活着,而且挺直了脊梁,高昂起头颅,堂堂正正地活着。生命如此悲壮,谁能不礼赞!

巨石上高高伫立着这棵美丽的树,无论树形,树冠,还是树干都称得上美丽的一棵树。只有那光秃的侧枝提醒人们她也曾饱经风霜,备受摧残,然而,她收拾起苦痛辛酸,把最光鲜亮丽的形象展示给自然。生命有品格,有品味,也有境界。这棵树,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华彩!

优山美地东边的蒙罗湖(Mono Lake)。蒙罗湖是一个巨大的咸水火山湖,湖面上有很多结晶的盐柱,还有许多水鸟栖息于此。夕阳的最后一片光亮洒在浩渺的湖水上,给湖中岛镀上一层耀眼的金黄,灿烂而迷人。我们在盘山公路上奔驰,这景色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,惊艳!

优山美地是一首歌。一首绿色弥漫的歌,一首缓缓流淌的歌,一首令人动心又动情,难忘又难舍的歌。

本文分享自Tripalink社区成员冒烟